【每天学点弟子规】第七十四 课:亲仁(一)

2017-06-16阅读

小编语

《弟子规》原名《训蒙文》,为清朝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所作。后经清朝贾存仁修订改编,并改名为《弟子规》,是启蒙养正,教育子弟敦伦尽份防邪存诚,养成忠厚家风的最佳读物。但最近有专家反对幼儿学《弟子规》(专家反对文章详见专家反对幼儿读弟子规:伪经典一文)。倒底该不该学,请读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延伸阅读】


同是人 类不齐 流俗众 仁者希

【注释】流俗:俗人,世俗之人。仁者:具有高尚品德的人。希:稀少,罕见。后作“稀”。

【解读】同样是人,却分属于不同的类型;世俗之人很多,具有高尚品德的人很少。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大千世界,什么人都有!一样米养百样人,一样的月光,月光下什么人都有!我们常说:“他咋是这种人呢?”“只有他这种人才能办出这样的事!”“咱们跟他不是一类人,说不到一块去。”说明人与人之间虽然人格是平等的,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却是分着不同类的。

《三字经》开篇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是说人生下来都具有纯真善良的本性。纯真善良的本性是相近的,但习性却相去甚远。如果教育不好的的话,纯真善良的本性就会发生变化。人小的时候都是可爱的小宝宝,懵懵懂懂,咿呀学语,煞是招人喜爱,谁都想抱一抱亲一亲,但两三岁后从懂事起却开始逐渐地分化了,有的小孩依旧招人爱,有的就不那么招人爱了,这是因为孩子受到了不同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使然。教育的最大功劳大概是把一个个相同的人分化成了不同的人。成人后分化得更是厉害,仅从人品好坏来说,就分化成了好人,坏人,不好不好的人,有时好有时坏的人,前半截好后半截坏或前半截坏后半截好的人。有些人令人敬;有些人令人厌;有些人令人爱,有些人令人恨;有些人对社会有益,有些人对社会有害。

“流俗”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含贬义:平庸的世俗之人,低俗的人;一种不含贬义:普通人,一般人。

含贬义的“流俗”,如《孟子•尽心下》中“同乎流俗,合乎污世。”朱熹在《孟子集注》中注释“流俗”说:“流俗者,风俗颓靡,如水之下流,众莫不然也。”意思是说:“流俗是风俗颓废萎靡,如水往下流,众人没有不这样的。”更贬的贬义词“同流合污”即出于此。

不含贬义的“流俗”,如《礼记•射义》中“不从流俗”,意思是“不同于世俗普通人。”“流俗”一词意为“带有普遍性质的普通人”。“流”作为“普遍”讲(如“流行”中的“流”),“俗”作为“普通人,一般人”讲。

“流俗”既可以含贬义,也可以不含贬义,如同“俗”既可以含贬义,也可以不含贬义。如俗不可耐,庸俗不堪,低俗下流等词中“俗”就含贬义;而伤风败俗,约定俗成,雅俗共赏,惊世骇俗等词中“俗”就不含贬义。

流俗含贬义也好,不含贬义也好,但绝不是某些人理解的“跟着潮流走的俗人”。跟着潮流走怎么就是俗人了呢?不是说人应该紧跟时代潮流,勇于探索,勇于创新吗?还有号召让高端一些的人物引领潮流吗?

孔子把人按人品,才智分为五类:庸人、士人、君子、贤人、圣人。(《孔子家语•五仪解第七》孔子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贤人,有圣人。”)这五种人从俗到雅到圣一种比一种完美,人数则越往上越少,如同一个金字塔形。见识浅陋,没啥本事,整天稀里糊涂瞎胡忙瞎胡混的人是庸人,在塔的最下一层;心里明镜似的,有些学识有些本事的人是士人,在塔的下数第二层;道德修养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是君子,在塔的下数第三层;思想行为可以去指导他人的人是贤人,在塔的上数第二层;德合天地,什么事都看得透透的,神灵一般的超人是圣人,则高高在上成为塔尖。据说自古至今中国只有两个人被称为圣人——文圣人孔子和武圣人关羽。

如果《弟子规》中的“流俗”含贬义,那么“流俗”应该是金字塔最下面的那层人——庸人。

但在《弟子规》中,“流俗”一词应该是作为“带有普遍性质的普通人,一般人”来讲的中性词,是不含贬义的。因为从它后面紧跟着“众多”的“众”字来说,作为儿童启蒙教材的《弟子规》只会说“普通人很多”,而不会棍打一大片,说“庸俗人很多”,把大部分人都划归到含有歧视字眼的庸俗之人一类吧?去贬损、鄙视、轻视大部分人?想起了曾经去过一个儿童画室,老师说班里有一个孩子很奇怪,在画室里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从不跟别人说话,别人也不跟他说话,画好的画也用手捂着从不让别人看,只让老师一个人看。后来老师问孩子为什么不让别的小朋友看他的画,孩子竟然说他妈妈说:“他们都是傻子,不要理他们。”原来孩子的父亲是本市一著名科研研究院的高管,母亲是研究院的高知,父亲因工作太忙无暇顾及孩子,一直是母亲在管孩子。母亲自认为他们夫妇是高管加高知,都是精英,属于高智商高人一等的人,别人都不算什么,都是不屑为伍的俗人。孩子也不应该跟这些俗人的孩子打交道,怕沾染了什么。鳖样,好像自己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菜,别人都是烂菜叶子似的。

哼哼,有些人自以为自己与众不同,别人都是低俗之人;自以为自己是高端之人,连生下来的娃都是高端之娃。哼哼,你的娃高端不高端,过个三十年四十年再说。老母猪下猪娃,一窝不如一窝的多了!

如果流俗作为“普通人、一般人”来讲,那么把人分分类,人就像一个纺锤体,人数众多的“流俗”在中间居大头,少数品德高尚的“仁者”和坏事做尽的“小人”在两头。对于与众不同的“仁者”和“小人”来说:仁者稀,小人也稀!

呵呵,如果把人按内心的好坏和表面上显示出来的好坏来分类的话,可以分为四类:

1.表里如一型:表面上像个好人,实际上就是个好人。比如这种人嘴上说“我给你个糖吃吧”,你接过来,真不含糊,果真是糖。

2.表里不一型:表面上是个好人,实际上心眼很坏,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这种人说人话做鬼事,做起坏事来脸上、嘴上都不带给你打招呼的,这种面慈心恶的人最难防。比如这种人嘴上说“我给你个糖吃吧”,你高高兴兴接过来,原来是他给你下的药。  

3.表里不一型:表面上是个坏人,实际上是个好人。比如这种人嘴上说“我给你下药吃吧”,你愁眉苦脸接过来,却原来是糖。

4.表里如一型:表面上是个坏人,实际上就是个坏人。这种人说鬼话做鬼事,做起坏事来脸上、嘴上都能给你打个招呼,这种面恶心恶的人注意点倒是好防。比如这种人嘴上说“我给你下药吃吧”,你小心翼翼接过来,他真给你下的是药。

“仁者”何以变“流俗”?

曾经有一次和一个朋友走在过街天桥上,看到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面前放一搪瓷缸,缸里放着少许零钱,一看就是乞讨者。从老太太面前走过的人们,大部分人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过去了。我侧脸瞅了一眼老太太,也和其他人一样视而不见地从她面前走过,因为报纸之类的媒体上经常说现在假乞讨者太多了,很多乞讨者以乞讨为业,靠乞讨发财,这些新闻看多了之后我再见到路边有乞讨者不仅没有同情心,反而还有一种厌恶感,觉得他们不过是装出一副可怜相骗钱而已,也不再掏腰包了。可我走过去一会了之后,并没有见朋友跟过来,扭脸一看,朋友正在老太太跟前翻钱包,翻来掏去的好像包里没有零钱,见我回头,忙招手让我回来,问我有零钱没?我说有,朋友说:“你的零钱借我用用,捐几块钱给老太太吧?”我小声提醒道:“现在假乞丐很多啊,他们很多人都是靠这骗钱的。”朋友说:“不管那,这么冷的天,这么大年纪的人坐在这里乞讨,我看着很不忍心,这是和我们父母一样年纪的人。”听了这话,原本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心地很善良的我顿时觉得矮了半截,和朋友没法比了!朋友能有恻隐之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怜惜乞讨的老年人,我竟然对寒风天坐在地上只为了索求过路人发发善心给她一点零钱的老人如此冷漠,丝毫没有动一点点心。想当年小时候经常有要饭的上门要饭,那时我家开门一看是要饭的,从不会像有些人家一样“啪”地立刻把门关上或是呵斥人家赶紧走开,父母总是赶紧招呼我们拿家里的馍,锅里没吃完的米饭盛给人家,还对我们说“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要饭,看着心里很不好受。”还不许我们称呼人家“要饭子”,说“要饭子”仨字太难听了,并说谁都会遇到难处,谁都会遇到一时过不去的难关,不到万不得已,人家是不会离乡背井出来要饭的。在父母曾经的教育下,我过去走在街上一见有人乞讨,咋着也会慷小慨解小囊掏些小钱递到人家手上,面前乞讨的缸子里。在对待乞讨者这个问题上,我虽不是扶困济贫大慈大悲品德高尚的“仁者”,但怎么着也还是个有小小仁爱之心的“仁者”吧?如今这么多年又过去了,我的善心哪去了?怎么会看到媒体上说有假乞讨者就举一反三,不,是举一反百推定所有乞讨者都是假的,从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有走投无路依靠乞讨权且活下去的人,不加区别,不分老少对他们一概否定,过去在乞讨者面前能停下来的脚步现在一点都不会停留,像众多从乞讨者身边经过的人一样,不屑一顾。或许这些人原本和我一样也有善心,只不过如今善心被媒体引导煽呼得也没了,一个个都变成“跟着潮流走的俗人”了。

想起了如今屡屡被媒体报道的扶起摔倒老人反被讹的事,媒体上报道得多了,很多人见到摔倒的老人都不敢扶了,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围着看也不去扶。过去很正常的见到摔倒的老人扶起来,现在倒变成需要三思而后行的大事了。其实,一百个老人摔倒被扶起来,九十九个老人都会对扶起他的人感激的,不会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媒体去报道,因为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媒体嘛,狗咬人是常事,不是什么新闻;而人咬狗是非同寻常的事,是新闻。所以媒体就爱报道些人咬狗的事。报道的多了,让人觉得大部分人都会咬狗的!其实,正常人是不会咬狗的,不正常人才会咬狗,这个世界上是正常人多还是不正常人多?老人嘛,摔倒后被扶起来感激人家是正常的,反咬一口讹人家是不正常的,这个世界上是正常的老人多还是不正常的老人多?何必闹得都不敢扶了呢?谁家都有老人,这要是见到摔倒的老人都不扶成了一种社会风气的话,很可怕的啊。

这个世界上乞讨者人数众多,有真有假,不能见了都捐,也不能见了都不捐;但对于摔倒的老人却一定要去扶一把,不能一人被蛇咬,人人怕井绳,很正常的事复杂化,把原本人类的善心,仁爱之心给丢了。

 

 

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中说:“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毛主席说的“毫无自私自利之心”大概也就是“仁爱之心”吧?我们老百姓不管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一颗仁爱之心,大概就做到了毛主席所说的“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吧?这五种人不也就是“仁者”吗?一个脱离了“流俗”的“仁者”吗?

注:看到很多对《三字经》中“性相近,习相远”的解释都是:“人的纯真善良的本性是相近的,但后天生存环境不同,习性就会产生差异”,我觉得结合前面的“人之初,性本善”(人生下来,本性是善良的)而言,“习相远”也可以说是先天的,不是后天的。不是吗,很多孩子从娘胎里生下来就不一样,或活泼好动,或安静乖顺。要不然很多带孩子的家长会互相交流说:“我的孩子好带,不哭也不闹,饿了给他点吃的就行。”有的家长却说:“我的孩子带着累死了,一会儿这一会儿那,没个消停时候。”再结合后面的“苟不教,性乃迁”(人不加以教育的话,原本善良的本性就会发生变化。)这两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教育的首要目的是要保持住人的纯真善良本性。

家长慧  家长公社
按二维码,返回弟子规目录

相关文章